• <listing id="8o3zp"></listing>

    <meter id="8o3zp"></meter>
    <meter id="8o3zp"><delect id="8o3zp"></delect></meter>

    <output id="8o3zp"><ruby id="8o3zp"></ruby></output>


      我為太倉寫首詩|陳思俠《太倉篇》

      作者:陳思俠 | 來源:中詩網 | 2021-04-15 19:25:25 | 閱讀:

        導讀:陳思俠,甘肅玉門人,新聞記者。甘肅作協會員、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出版有詩歌集《雪坂上的白馬》《我指給你看酒泉的春天》《鑿空》,散文集《漂移在酒泉的歷史遺跡》《酒泉百景》等,獲得第八屆敦煌文藝獎。




      有時候,天井里的雨水撲燈,枇杷已經孕育出
      一枚枚青澀的果實,紫藤更像梳洗一新的辮子
      盤繞在灰瓦白墻,青石街上,撐傘而來的人
      問候帶了由衷的暖意
       
      這些被掩沒在煙雨里,有時候能夠顯露出
      房舍的輪廓,郊野的花樹和瀏河,以及瀏河上
      深一篙淺一篙,一道道飛翔的流線
       
      開春的昆曲,都是優美的水磨腔,都是江海里的
      濕漉漉的漁火,在長三角的臂彎里,像一幅水墨圖
      嚴開了一團團田園、濕地、花園、樹林
      有時候,又相互貫穿,形成了鳥鳴蛙鼓的廊道
       
      一切都變的緩慢,變得輕盈。如果與港口足夠遠
      如果河運帶不走的,都會留在這亭臺樓閣之間
      陪你說話的人,也會變得緩慢,就像一聲詠嘆
      唱腔,被微風搖曳著,被一個米粉小店的燈籠
       
      照亮了一下,又一下。那時候東望長江
      航海家鄭和的船隊已經遠了,波濤依舊
      但是港口卻日益繁忙,集裝箱碼頭上燈火通明
      鷗鳥們逐浪而來,向遠來的汽笛行過了注目禮
       
       

      我還是喜歡把太倉,比喻成長江這條舟船上的
      一只野生鸕鶿,它的嘻戲,就像江南生動的詞匯
      總是帶來油菜花、杜鵑花和漲潮的帆影
      總是帶來清白的院落,和雨滴噠噠的深巷
       
      沿江的風光,都是疊加的,以至于蘇昆太的停泊點
      像評彈里的一個落音符,越來越亮,像荼蘼的花枝
      瀏河泛起的波浪,都在涌向南郊新城
      踏上開發區,才能體味長江入海的磅礴大氣
       
      這座沿滬城市,它的力量就緊攥在港口和智慧車間
      那里有橋吊、集裝箱,有數控的生產流水線、機器人
      繁華的經濟黃金帶,因為江灘濕地,這座城市保持了
      豐腴的農諺,和清秀的山水風骨
       
      這是大海賦予的,蔚藍色的夢想一直在延伸 
      那時候新海上絲綢之路,已經起航,一場盛大的貿易
      沿長江黃金水道,連接內河航道揚林塘、戚浦塘以及
      遠洋的國際航運,這些剪影的內涵,需要時代來理解
       
      去上海的時候,兩岸的水韻,站在甲板上就能吟詠
      去南京的時候,就把心里的莊周,幻化成飛翔的羽翼
      就像追逐浪花的海鷗,一群野生鸕鶿,它們掠過
      像落了一場雨,光鮮、活力,讓江南橫渡了整個春天
       
       

      黃昏里,青黛的浮橋鎮,最早升起的是月光
      山水修剪,街巷和小橋修建,到了推開的紅木窗欞前
      就是一滴春曲的露珠了,它會落在誰的琴弦上,讓相思
      成了今夜唯一的趕路人
       
      茶樹的枝葉伸開,香榧的氣息有些恣肆,一只小小的
      漁船,把水里的月亮,一路推到了家門口
      牽著浮橋鎮的衣襟,你說過了牌樓、九曲
      天一斷暗,鹿河里的鷂子燈,都亮了
       
      其實這些遠遠不夠,太倉的音色里,江南絲竹
      如何少得?二胡、揚琴、琵琶,笛和簫
      清雅的吳越古音,能在每一條街巷里流成河
      民間的風氣,似金蛇狂舞,也有吐露的情話
       
      梅雨多傷離,到了街口,明月也涼了
      就聽得紗簾拉攏,門扉關閉,那顆黃角樹的傘蓋
      剛起身,像今年春天寄出的書信,你在落花下
      數過了燕子來,連手指都是溫熱的
       
      有時候包括浮橋鎮,都像青花的細頸長瓶
      能夠盛下鄉音,醬菜,能夠讓一條大江的水流
      灌滿胸襟,讓我們在街口屏住呼吸,因為歸家的人
      腳印依舊那么輕,那么輕,像一根線穿過了針孔
       
       

      閨閣家家架繡繃,婦姑人人習針巧
       
      油茶林的枝梢,有畫眉在啼鳴;堤岸的油菜花田里
      是小紅蜂還是蝴蝶的舞蹈呢?活色生香的日子
      一枚小小“繡花針”,把氤氳江南,鉤織的山清水秀
      這不是夢境,是的,這是一幅來自心靈的織錦
       
      在鎮湖,靈慧的天性,就像流水,包裹了蓮荷、帆影
      包裹了日月的光輝,和一戶人家午夜不息的燈光
      那是一位母親的慈愛,讓女兒的青春,有了花開的體溫
      或許是最美的女紅,哦,一只脈脈含情的繡球
       
      鉤織的絲線,織密了心思。君在長江頭,我在長江尾
      思念的藤蔓,如今都在一根銀針上,走得那么急
      繡出月亮,就有了桂花香;繡出木蘭舟,誰能為你揭下
      鮮艷的紅蓋頭?一生一世的相守
       
      繡出青翠的竹林,能不能有愛人的回音
      去年的山徑上,手帕上一對兒鴛鴦,展開了翅膀
      繡出一朵浪花,總有相隨的海鷗,遠天遠地
      它們只為心中激發的漣漪
       
      谷雨過后,平針、散針,都是一曲評彈
      十指上的春風,濕潤了每一寸思念和重逢
      這是少女溫潤的部分,愛情的留白不多,但足夠
      讓煙花三月的江南,多一雙水靈靈的眼睛
       
      責任編輯: 葉青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中文字幕 有码 自拍 欧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