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sting id="8o3zp"></listing>

    <meter id="8o3zp"></meter>
    <meter id="8o3zp"><delect id="8o3zp"></delect></meter>

    <output id="8o3zp"><ruby id="8o3zp"></ruby></output>


      《英詩同題翻譯》第35期 Bright Star

      作者:中詩翻譯 | 來源:中詩網 | 2021-04-30 08:01:43 | 閱讀:

        導讀:?約翰·濟慈(John·Keats,1795年—1821年),杰出的英國浪漫派詩人。濟慈才華橫溢,與雪萊、拜倫齊名。




      欄目主持:楊中仁、余新

      本期審校張智中、黃焰結、丁立群、王琳、趙佼
      本期朗誦:晚楓
      本期書法:蔡鐵勇
      本期譯者:(以收稿先后順序排列)
      1. 崔傳明
      2. 張瓊
      3. 張寧
      4. 楊國民
      5. 王昌玲
      6. 吳偉雄
      7. 林文君
      8. 薛琴
      9. 王成杰
      10. 楊中仁
      編者語
         約翰·濟慈(John·Keats,1795年—1821年),杰出的英國浪漫派詩人。濟慈才華橫溢,與雪萊、拜倫齊名。他善于運用描寫手法創作詩歌,將多種情感與自然完美結合,從生活中尋找創作的影子。他主張美即是真,真即是美他的詩篇能帶給人們身臨其境的感受。他去世時年僅25歲,可他遺下的詩篇譽滿人間,他的詩被認為完美體現了西方浪漫主義詩歌特色,濟慈被人們推崇為歐洲浪漫主義運動的杰出代表。本期所選的Bright Star”濟慈寫給女友芳妮-布勞恩(Fanny Brawne)的一首十四行詩。詩人將生活、理想、愛情和死亡等永恒的主題融入其中,與讀者分享讓讀者感受。本期共收到十五版譯作,經過張智中、黃焰結、丁立群、王琳、趙佼五位顧問和編委盲評推薦,在此推出十篇,以饗讀者。特別感謝五位專家在百忙中勞苦勞心的審閱推薦,同時感謝晚楓蔡鐵勇兩位老師為本期奉獻的朗誦和書法。
      Bright Star
      by John Keats

      Bright star, would I were steadfast as thou art---
      Not in lone splendour hung aloft the night,
      And Watching, with eternal lids apart,
      Like nature's patient, sleepless Eremite,

      The moving waters at their priestlike task
      Of pure ablution round earth's human shores,
      Or gazing on the new soft-fallen mask
      Of snow upon the mountains and the moors---

      No-yet still steadfast, still unchangeable,
      Pillow'd upon my fair love's ripening breast,
      To feel for ever its soft fall and swell,
      Awake for ever in a sweet unrest;

      Still, still to hear her tender-taken breath,
      And so live ever---or else swoon to death.
      英文朗誦: MP3:  Bright Star - Read by Grace.mp3 (1.49 MB, 下載次數: 0)

      朗誦者: 晚楓(QUN GRACE LIU),原北京語言學院英語教師,自由翻譯,愛好詩歌創作與翻譯。在《世界詩人》《詩殿堂》《詩歷》《大風詩歌》《中國當代詩歌導讀(2010卷)》等刊物發表多篇創作和翻譯作品。另出版有英譯新編歷史劇《黃葉紅樓》以及合編翻譯教材《漢英筆譯全譯實踐教程》。現居加拿大。

      書法分享:

      書法家:蔡鐵勇,字堂榮,號東海居士,中國先秦史學會國學雙語研究會理事。在福建省福州市從事外貿業務,平時愛好雙語書寫,以“丹翔和鳴,雙語共雅”為座右銘,豐富業余生活。版本1音樂,當曼妙的聲波消逝了……

      推薦譯作
      1. 水調歌頭·燦爛的星
      約翰·濟慈 作
      崔傳明 
              
      何不作顆星?
      與眾恒夜空。
      猶如隱士明眸,
      徹夜觀蒼生。
      滾浪勁拍崖岸,
      恰似圣僧施法,
      滌塵世紛爭。
      攬人間山野,
      雪罩掩朦朧。
      然則是,星猶在,
      耀永恒。
      同衾共枕,
      吾與美妻入佳境。
      身處甜蜜騷動,
      如是嬌軀起伏,
      享愛人酥胸。
      靜聽柔呼吸,
      死不悔此生。
      譯論:
      原文Bright Star是英國著名浪漫主義詩人約翰·濟慈(John Keats)最經典的愛情名詩之一,是詩人寫給女友芳妮·布勞恩(Fanny Brawne)的一首十四行詩,該詩由三個Quatrain和一個Couplet組成,每個Quatrain由四行組成,Couplet由兩行組成,其押韻方式是ABABCDCDEFEFGG。由于該詩較長,如果直譯,譯文很難達到一貫到底的押韻,即使能達到,讀者也會有視覺的疲勞。因此,為了吸引(中國)讀者的眼球,激發他們的閱讀(朗讀)興趣,譯者采用了中國讀者喜聞樂見的詞牌名《水調歌頭》作為譯文格式,采用意譯方法,將原文的三個Quatrain和一個Couple合成一體,組成一首《水調歌頭》,字里行間詮釋了詩人在原詩中的種種意象,表現了生活、死亡、愛情和理想等永恒的的主題。在翻譯中,譯者側重“雅”:音美、形美、意美。
      譯者:
      崔傳明(CUI Chuanming),英語語言文學碩士學位,山東科技大學副教授,碩士生導師,公共外語系書記。愛好詩詞創作和詩詞翻譯,出版詩集《詩書四季情懷》(漢語)一部,譯著《譯抒古人四季詩情》(漢詩英譯)一部。在翻譯中,側重追求“雅”:音美、形美和意美。
      通訊地址:山東省泰安市岱宗大街223號 山東科技大學公共課教學部
          話:13854828844

      2. 明亮的星
      約翰·濟慈 作
      張瓊 
      明亮的星啊!愿我堅定如你——
      并非孤輝中夜空高懸
      睜著永恒之眼,凝視
      如自然隱士不眠不倦
      像牧師行施靜體沐浴
      海水沖洗塵世的崖岸
      俯瞰飄落的白雪面具
      輕輕遮蓋山野與荒原——
      并非這樣——卻依然堅定如初
      枕著愛人的酥軟胸膛
      永遠感受它輕柔起伏
      醒來帶一絲甜蜜心慌
      靜靜地聽她輕柔呼吸
      活著——或昏厥至死
      譯論:
      Bright Star 是濟慈寫給女友Fanny Brawne的一首十四行詩,詩中運用了bright star, the moving water, snow, love’s ripening breast等意象,將愛情、死亡和永恒融為一體,押韻格式為ababcdcdefefdd。在正確理解原詩詩意基礎上,步原韻,以類似形式譯出。
      譯者:
      張瓊,肇慶學院外國語學院副教授,肇慶市翻譯協會會長。

      3. 明亮的星星
      約翰·濟慈 作
      張寧
      明亮的星星啊,但愿我如你般堅定不移---
      非是孤寂的輝光高懸在夜空里,
      而是不懈地張目凝視 
      有如遁世修行的耐心,無眠之隱士,
      那湯湯之水一任執行使命的祭師
      繞著地球人的海岸施以純粹的洗禮,
      或者凝望著皚如白雪的嶄新面飾
      輕輕飄落覆蓋群山野地,
      不-仍然堅定不移,仍然矢志不易,
      欹枕在我嬌美親親日臻成熟的懷里,
      恒久感受起伏的胸脯柔軟無比,
      在甜蜜的騷動中永遠清醒愜意;
      靜靜地,靜靜地傾聽她柔弱的氣息,
      如此獲得永生—— 或者昏昏然遺世。
      譯論:
      這是濟慈寫給他的所愛芬妮 布勞恩的一首愛情詩,本詩由四段組成,表達了愛的永恒主題。翻譯的時候采用押韻的形式,力求展示詩意的美。
      譯者:
      張寧,無錫市吳文化研究會副秘書長。
      4. 明亮的星
      約翰·濟慈 
      楊國民 

      明亮的星啊,愿我能堅定如你---
      我不愿孤懸夜空,清輝徜徉,
      就像自然界的靜修隱士徹夜無眠,
      永不合攏的眼簾,
      凝視海水流動在塵世的岸邊,
      好似牧師在行施洗禮;
      我不愿俯瞰遼闊荒原與綿延群山
      被輕輕飄落的雪簾層層裹纏---
      呵,不,我愿永遠堅定如故,
      枕臥在我愛人的胸脯上,
      感受那柔美的起伏,
      清醒在甜蜜的躁動中。
      永遠、永遠聆聽著她輕柔的呼吸,
      永遠這樣---抑或昏厥而死。

      譯論:
      此詩最突出的是新穎獨到、感人至深的比喻。首先,從天上的星星,詩人想到了隱士徹夜無眠,久久注視著海水在岸邊不停的沖刷,這讓人聯想到牧師施洗的儀式感。或者,又好似從另一空間俯視大地,閱盡山川河流被無盡飄雪所籠罩。隨后詩人回到了對愛人的眷念上面。這里,詩人表述非常感官化。詩人愿“枕臥愛人的胸膛,感受輕柔的起伏”,“永遠聆聽她輕柔的呼吸,永遠這樣活著”。銜接兩者之間自然過渡的是關鍵詞“堅定”(steadfast),凸顯出詩人對愛情矢志不渝的堅定情懷。在翻譯這首詩歌的過程中,使我感到折服的是詩人對意象、對比喻的個性鮮明的把握,以及他對愛情所表示出的熱情和激情。約翰·濟慈不愧是偉大的浪漫主義詩人!可以說,他的詩,越讀越喜歡!
      譯者:
      楊國民,廣東工貿職業技術學院應用外語學院副院長,副教授。自2016年在本校開設“英美文學欣賞”、“漢英詩歌賞析”等公選課,并通過中意讀書會、“中意國際視頻會議等形式帶領學生與意大利院校開展讀書交流(近期擬開展與2020年度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Louise Gluck詩歌朗誦與翻譯”工作坊活動,敬請關注)。研究方向:實用英漢翻譯、公眾外交與高職英語教學。微信號:18028622808
      5. 明星
      約翰·濟慈 作
      王昌玲 
      明星啊,多希望像你一樣永恒——
      卻不愿孤零零地高懸于夜空,
      像自然不眠的隱士那般堅貞,
      以永恒之眼遙望那海潮奔涌,
      如牧師齋戒沐浴般恪守職責
      為人類洗禮沖刷塵世的海岸,
      也不愿久久凝視高山與沼澤
      披蓋上輕盈柔軟的白雪紗幔——
      我不愿——可還是希望永恒不渝,
      頭枕著我那美麗愛人的酥胸,
      永遠感受它溫柔起伏的韻律,
      永遠清醒于內心甜蜜的悸動;
      靜靜地聆聽美人輕柔的呼吸,
      永世相依——否則不如沉醉死去。
      譯評:
      詩中有悖論。詩歌說話人期望像天上明星一樣永恒,卻不愿意孤孤單單遙望大海,山川。詩歌說話人期望能與愛人永世相依,永不睡去。否則,寧愿死去。譯詩以每行12個漢字對譯原詩每行10個音節,同時照顧到原詩的韻式,略有變動。
      譯者:
      王昌玲,女,七星譯詩社之天璇。研究領域:英美文學批評、詩歌翻譯。出版合譯著數部;兩次獲得韓素音翻譯大賽漢譯英之優秀獎(2009, 2018)2010年首屆海峽英語競賽漢譯英一等獎。座右銘:我譯,故我在。詩觀:詩是靈魂的救贖。
      6. 明朗的星
      約翰濟慈 作
      吳偉雄 
      明朗的星啊!我愿如你堅定——
      但不是高懸夜空,獨自輝煌,
      像大自然的隱士睜大著眼睛,
      恒久耐心、而又不眠地凝望,
      凝望大海施行神父般的工作,
      用波濤給人所住的海岸洗禮,
      或者凝視著白雪輕柔地飄落,
      如面罩一般蓋著高山和洼地——
      不這樣!我堅定的初心不變,
      把頭枕上我愛人柔軟的胸脯,
      時刻感受她酥胸的起伏舒緩,
      永遠清醒,激動又甜蜜舒服;
      一直感受她呼吸的溫柔悠閑,
      就這樣活下去,或昏睡長眠。
      譯論:
      該詩出色的構思和寫作手法很多,包括——
      構思出色,意境清晰:前兩節寫人性化的自然世界足以凈化人世;后兩節寫對女友初心不變之愛,有天人合一的意境。前兩節各有一個連接語境的關鍵詞,watchinggazing,寫大自然的隱士睜眼凝望著海濤對人住的海岸施行洗禮,或者凝視著白雪凈化人世。
      活用修辭,出奇制勝:除前述擬人修辭外,詩中的sweet unrest,乍看出乎意料,細想卻在情理,顯示矛盾修辭出奇制勝的藝術感染力:字面上是甜蜜的不安,實際上是心情激動、不平靜,又甜蜜而舒服。Awake death的對照修辭,互為襯托地突出生死不渝之愛。而to hear her tender-taken breath,由諦聽而升華到(入心的)感受,更好與激動的心情相接;譯swoon to death 昏睡長眠,比昏迷而死更具詩意。
      韻式規范,意美第一:意美為先,音美次之,中外皆然。原詩的unchangeableswell雖僅押和韻,Eremite末音節讀[mait]也是按格律要求,作格律重音而和night押完全韻,仍為一種規范的十四行詩的韻式:前三節為abab,末節是aa。拙譯韻式從之。
      譯者:
      吳偉雄,英語譯審。中國譯協四、五屆理事、 “資深翻譯家。 長期從事地市外事工作,曾赴五大洲20多國任隨團翻譯或參加國際會議。曾任北理工珠海學院外國語學院教授,授英漢互譯及中英詩歌鑒賞等課程、兼《獨立學院外語界》主編。在翻譯類核心刊物發論文16篇,出版翻譯研究編著6本。研究興趣:應用翻譯,詩譯鑒賞。
      7. 閃亮的星
      約翰·濟慈 作
      林文君 
      閃亮的星,我愿如你一成不變——
      非高掛夜空,獨放美麗,
      也非睜著雙眼永遠不閉,
      像歸于自然的不眠隱士,
      看著潺潺流水把牧師之責盡
      海水將世人居住的海岸洗禮,
      或是凝視著輕飄落下的雪花
      如面具戴在了高山與荒野上——
      ——還是要堅定不移,
      把頭枕在心愛之人胸脯,
      永遠感受它的緩緩起伏,
      永遠在甜蜜起伏中醒來;
      我至始至終聽著她溫柔的呼吸聲,
      就這樣活著——或是在癡迷中死去。
      譯論:
      1steadfast一詞的理解:星星的變化是肉眼看不到的,所以狀態比較穩定,譯為“一成不變”,而非“堅定”。
      2、譯文中有詩句是根據所要表達的意思進行了順序調整,如將Watching下移——“Watching the moving waters…… or gazing on……”。
      3、“nature's patient, sleepless Eremite”譯者理解為sleepless Eremite是屬于nature's patient這一類,所以譯為“歸于自然的不眠隱士”。
      4、“Awake for ever in a sweet unrest” 中的unrest一詞理解為是 its soft fall and swell”的狀態。
      譯者:
      林文君,肇慶學院外國語學院學生,肇慶市翻譯協會會員
      8. 明亮的星星
      約翰·濟慈作
      薛琴 

      明亮的星星,惟愿我可以像你那般堅定
      不是指你獨懸夜空,靜放光輝的孤寂--
      你睜著一雙永遠無法合上的眼睛
      像自然的病人,又像無眠的修士
      你看著,洶涌的海水拍打人世的海岸
      彷佛牧師在給誰施以圣潔的沐浴
      你看著,新落的雪花舞姿翩躚
      為群山和沼澤穿上了柔軟的素服
      不愿做這樣的你—但是我依然堅定,依然忠貞
      枕著我美麗愛人豐滿的酥胸
      永遠地感受著它溫柔的起伏
      永遠地清醒,在那甜蜜的騷動中
      永遠地,永遠地聽著她輕柔的呼吸
      永遠地像這樣活著---要不,毋寧一死

      譯論:
      濟慈的這首十四行詩《明亮的星星》,寫法非常細膩,思緒綿延不斷,意象疊生,情感熱烈直白。讀罷,讀者可以非常強烈地感受出詩人對女友濃烈的愛。這首詩的翻譯不是很好處理,因為思緒綿延不斷,一個完整的意思用數行表達,所以翻譯成中文的時候需要非常注意中文語序的排列。再者,詩人在情感和意義的推進方式上,用了一個基本的結構:“我”想像你那般堅定,又不想效仿靜靜地獨懸夜空中的你,但我依然會堅定忠貞,因為“我”美麗的愛人以及“我”對她靈與肉合一的濃烈的愛戀。翻譯的時候,這個結構需要呈現出來,才能看出詩人思考的過程。還有就是尾韻的保持上,也不是很容易和原詩達到完全一致。最后,在最后幾行的翻譯中,我用了幾個“永遠地”,強化并把詩人的情感推向高處,當然也冒著一點風險,和原詩有些許的出入。總而言之,就有了上面的拙譯。

      譯者:
      北京理工大學珠海學院外語學院教師。
      9. 璀璨的星星
      約翰·濟慈 
      王成杰 
      璀璨的星星,我多想像你一樣堅定
      不是以光華孤獨著夜空
      也不是張著永恒的雙眸守望
      一如擁抱自然的隱士,不躁不眠。
      也不是像澎湃的海浪,僧侶般虔誠地
      蕩滌塵世之岸
      也不是凝視雪花
      給山巒與荒野披上柔軟的新紗
      不。我只要堅定不渝地
      枕著麗人的酥胸
      感受它的起伏,它的溫軟
      我只要醒在甜蜜的不安里,直到永遠
      我只要靜聽,靜聽她輕柔的呼吸
      就這樣,要么長相廝守,要么迷醉以終
      譯論:
      1.浪漫派作品,爭取譯出點浪漫味兒。2. 原文意象豐富:愛情,生死,宗教,自然。能否譯出意象雜糅帶來的神秘感?這是個挑戰。3. 譯文用了不是……也不是……”只要……只要……”等重復句式,在增強表達效果。
      譯者:
      王成杰,男,筆名浣石,大連交通大學外國語學院教師。目前在牙買加蒙特哥貝講授對外漢語,從事文化傳播工作。多涉獵文學創作、翻譯研究、文化比較、書法等領域,作品散見于各種報章及網絡媒體,獲獎若干。
      10. 璀璨的星
      約翰·濟慈 
         
      我愿璀璨的星堅定不移---
      卻不愿孤懸夜空獨顯輝影
      如大自然耐心不眠的隱士,
      永遠睜著一雙明亮的眼
      注視著永不歇息的流水啊  
      虔誠地洗滌著塵世的濱岸
      或凝視著輕輕飄落的雪花      
      如盛裝般覆蓋著群山荒原---
      我只想癡心不改堅定不移,
      靠在美麗人的酥胸上
      不斷感受輕綿柔軟的起伏,
      清醒醉于甜蜜悸動的心中
      靜靜地聽著她柔和的氣息
      著如斯---要么癡心而死。
      譯論:
      這首十四行詩是濟慈的代表作之一,很值得再次翻譯。其韻律工整。此詩每行基本保持10個音節,其韻式勉強達到abab, cdcd, efef, gg。翻譯時為求形式相似,譯詩每行保持11個字,韻式為abab, cdcdaeae, aa, 但是英漢兩語差別巨大,這樣處理常常不免牽強。詩人觀點明確自己只想如星星般“一如既往、堅定不移”,但是卻不想像星星那樣“孤懸夜空、獨顯輝影、 注視著流水、凝視著荒原”,而要“枕靠戀人的酥胸上,感受那輕柔的起伏”,永遠沉醉于“甜蜜悸動的心上”,否則寧肯“癡心”。此物此景此心此情任由詩人通過各種藝術手法嵌入字里行間,讀者可以盡情地享受,譯者衷心期望譯詩能給中文讀者如此的美感。
      譯者:
      楊中仁,譯審,文學文化翻譯愛好者。過往已成歷史,余生將以教為職,以詩為友,以譯為好。現為北理工珠海學院外國語學院責任教授,《中詩翻譯》版編輯,《英詩同題翻譯》欄目主持人,《詩殿堂》漢英雙語詩刊執行主編,世界華人文化藝術研究院譯審。認為:翻譯應在忠于原文旨意的基礎上追求地道表達。主張“詩應有感而發,而非無病呻吟。”


       
      責任編輯: 村夫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 記一次臺風(組詩)

        馬興,原名陳馬興,廣東湛江人,金融財務碩士研究生,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深圳市龍華區作
      • 蛙鳴與花朵(組詩)

        馬興,原名陳馬興,廣東湛江人,金融財務碩士研究生,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深圳市龍華區作
      • 2021年5月下半月中詩

        論壇精華編輯工作組出品。組長:徐一川,編輯:身后眼前、茂華、顧念、馮歌、琉璃姬
      • 短詩24首

        陳先發,1967年生于安徽桐城。1989年畢業于復旦大學。現任安徽省文聯主席。主要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中文字幕 有码 自拍 欧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