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sting id="8o3zp"></listing>

    <meter id="8o3zp"></meter>
    <meter id="8o3zp"><delect id="8o3zp"></delect></meter>

    <output id="8o3zp"><ruby id="8o3zp"></ruby></output>


      【中詩簡牘】2021年3月卷(總第106卷)《瓦解》

      作者:中詩網 | 來源:中詩網 | 2021-04-10 09:27:27 | 閱讀:

        導讀:編輯團隊:元業、小雪人、老家夢泉、顧念、黎落,本期責任編輯:小雪人。孟萌、白象小魚、王志彥等十二位詩友的作品上榜。

      編輯團隊:元業、小雪人、老家夢泉、顧念、黎落
      本期責任編輯:小雪人
       
      一、榜單

      【狀元卷】(【同題卷】)
      1. 白樺林|孟萌

      【榜眼卷】
      1. 舊信丨白象小魚
      2. 瓦解丨王志彥

      【探花卷】
      1. 在涯口丨江蘇阿華
      2. 螞蟻丨黃前
      3. 山風|楊祥軍
      4. 光丨養心蘭
      5.鏡中丨胡有琪
      6. 下樓去|梧桐夜雨(郵箱投稿)
      7.棲|鴨子(郵箱投稿)
      8.清明|郭奕標
      9.騎行丨江北老毛(郵箱投稿)
       

      二、編輯小記
       
        四月雨水多,遇見與選編的詩歌好像也總是沉重多于歡愉。有時候,讀者對一首詩歌一見鐘情,是有點莫名其妙。比如,本期狀元榜作品《白樺林》,文本似乎什么都說完了,你逐字逐句追尋,又像什么都沒有說,但是,細細品味,這種喜歡是有文本內在特質作基石。
        “一個物,當它被喚醒,才有資格成為一個細節。”很多時候,創作找到了獨特的角度,也有整體的構思,但是我們在文本中的細節大多數只是靜物的獨立細節,而沒有讓細節或者是具物在文本的構架內部彼此喚醒彼此的情感以構成包容或說是吸納讀者的情境。《人間詞話》說:“ 詞以境界為最上,有境界則自成高格,自有名句”。《白樺林》在人與物的彼此喚醒中,達到情境渾然一體。我們知道,這種情境不是渾然天成卻恰似天成。
       一一小雪人筆于2021年4月8日
       

      三、上榜作品

      【狀元卷】(【同題卷】

      丨白樺林
      文|孟萌


      伐木工人磨亮了所有工具
      牦牛頭骨漂蕩的森林河岸
      加劇了黃昏的悲愴
      動手之前
      有第十一根手指折斷之聲

      大地如龐大的消聲器
      靜默——
      一個人
      將自己的荒蕪撂倒
      走向大雪深處

      小雪人讀詩:文本情境地融合,虛實地轉換都恰到好處,比如“有第十一根手指折斷之聲”。第十一根手指是個體獨有的,可實可虛,虛多指精神情感。“折斷之聲”、“消聲器”,將其不可聞而聞,不僅將表現空間打開,而且將情與境完全糅合,不落痕跡。


      【榜眼卷】

      |舊信
      文丨白象小魚


      它還有敘述的欲望和耐心
      它保持著清醒,并不被發黃的日子
      所蒙塵

      “心中有陽光,生活中就處處充滿陽光”
      這句話的下劃線還在,顯得如此醒目
      像一道閃電,劈開青春期的迷茫

      這些叮囑,像木釘子
      楔入了我的一生?,如同云中寄來的錦囊
      這封發黃的舊信,是心中的一塊壓艙石
      它抵住了少年旅途的搖晃

      老家夢泉讀詩:這是一首睹物感懷的詩。舊信是物象,注入了作者的情感就成了意象,就有了生命,就活了起來:“它還有敘述的欲望和耐心/它保持著清醒,并不被發黃的日子/所蒙塵”。擬人手法地運用,由外觀引發的主觀感悟。第二段,換個角度,從細節入手——信里的一句話及下劃線還在,“像一道閃電,劈開青春期的迷茫”。再普通不過的比喻,但一實一虛,讓視覺的沖擊鳴響在深心的感悟里,很有回味空間。最后一段,進一步借喻抒懷:這些叮囑,像木釘子,鍥入我的一生,如云中寄來的錦囊。這發黃的舊信,像壓艙石,抵住我少年旅途的搖晃。讓詩意一下圓滿起來。尤其是尾句,特別出彩,最終使小詩走進有篇有句的佳境。縱觀小詩,既有主意象的聚焦,又有輔意象深層肌里的透視;既有真情的主觀感悟,又有切入此在生存、生命的知性提升,確是一首不錯的小詩。


      |瓦解
      山西丨王志彥


      我一直對堅硬的事物
      心懷雜念。面具、謊言、整個下午的緘默

      仿佛這些堅硬的事物
      都會堅守到星輝隱去的最后時刻

      可怕的沉陷、病毒、不幸的消息
      還是提前到來。面具覆蓋著一個巨大的深淵

      整個下午的緘默
      在一則大學生餓死的新聞中瓦解

      小雪人讀詩:非實物反常地具備“堅硬”的特質時,是因為經歷非常態地煅燒。當麻木已經成為個人或社會的常態時,詩心是用來喚醒緘默的。當文本亮出“在一則大學生餓死的新聞中瓦解”,這刺穿良知底線的針尖的時候,你能覺察到這針尖上已經匯聚了什么樣的社會現狀及人性風暴?
        四兩撥千斤地掲示問題,使詩語言在簡潔中深刻,也具有平緩中陡峭的坡度。簡單中的復雜與深刻,是詩歌寫作的高門檻。


      【探花卷】

      丨在涯口
      文丨江蘇阿華


      天空暗下來,崖口上的風
      給半山腰的云,說了一句悄悄話

      塵世變幻,跳躍的雨滴
      由遠而近。暮色,由近而遠

      雨落在灰暗的群山,那棵松枝搖了搖
      也淋濕一粒鳥鳴讓出的屋檐

      晾衣繩晃了晃,佝僂的背影晃了晃
      不愿透露名字的崖口,讓進奔跑的山雞

      一枚鈕扣大的小屋,給天空倒出咳嗽

      黎落讀詩:成熟大氣,所擇場次和物象生動不累述,層次分明。寥寥幾筆由遠及近,由景寄情。

      元業讀詩:崖口是風景,也是時空無法控制的悄然變化。欲望是無限的,只有這里的屋檐,能向我們說出一諾千年的守護。


      |螞蟻
      文|黃前


      這些浩浩蕩蕩的草根
      我們總是
      看不見

      它們走過的地方,不會留下
      任何聲息,老弱病殘
      也不會停止奔跑和勞作

      在我們鄉下,我曾多次不小心
      踐踏過它們,以及那些
      來不及終老的,謙卑

      顧念讀詩:“這些浩浩蕩蕩的草根/我們總是/看不見”。小人物的艱辛求存微不足道但卻足夠引起讀者的共情,世界的基數,便是這無數懷揣著謙卑和堅忍的小人物,所以被“不小心踐踏”方可讓人無比動容。


      丨山風
      文|楊祥軍


      它一來,樹木就刷刷響
      我會把手伸出窗
      跟它握手

      有時候溫軟
      有時候清涼
      當我摸到它的骨頭
      冬天就來了

      老家夢泉讀詩:詩像空氣無所不在,就看你有沒有發現的眼神;詩像鞭炮儲滿火藥,就看你能不能抓住靈感的閃現予以點燃。這首小詩,我猜想就是作者多年的生存經驗,偶然被降臨的靈感點燃,簡單的幾句,卻意味悠長。它是實寫,句句都和山風契合;它又是虛寫,隱喻人生的命運之風。有聲覺,有觸覺,觸覺的變化不就是人生的春夏秋冬之變嗎?


      丨光
      山西丨養心蘭


      把牛奶盒捏扁喝如何?
      捏到扭曲變形如何?
      你嫌棄,厭惡,甚至感到羞辱,又如何?
      當一個五十多歲的老男人坐在挖開的下水道旁
      無所顧忌地享受他的午餐時
      他是土得掉渣的
      但,每一粒渣都包裹著一層光
      ——那是我無法進入的

      顧念讀詩:“那是我無法進入的”是一種復雜的情緒,這種情緒延展到“老男人”的“無所顧忌”里,是滿足嗎?或者是艱難路途中偶爾歇腳的一聲嘆息?你相信有光嗎?光是什么?


      丨鏡中
      文丨胡有琪


      我的白發  被一把剃頭刀立案  反復提審

      我一句話都不說 最后 摸了摸光頭
      轉身  滿臉笑容走了

      鏡子里  那個年輕的理發匠卻老了
      一臉皺紋  還在掃地

      小雪人讀詩:作者在對普通的生活場景的凝視中,自審人生并有所感悟。“鏡子里  那個年輕的理發匠卻老了”,反襯出“我”被提審后的對生活中負擔的放下與釋然。


      丨下樓去(郵箱投稿)
      文|梧桐夜雨


      走,下樓去。走進人群
      將影子隱沒,交與螞蟻的觸角
      感知一棵草的呼吸
      要走到鴨之前,率先覺察春江
      雞聲,茅店月,踩一踩板橋霜

      離開空中的海市蜃樓
      讓腳板粘上農人的泥土
      從一粒種子破土而出,到開花結果
      摸一摸,那些疼痛,和命運的玄機

      黎落讀詩:文本表明心志,從個性化體驗中展開,把希望溶于詩意之中。詩寫有些過于尖翹的鋒芒,利用典故和古詩中的意象加以鋪陳,屬于比較偷懶的工巧。


      丨棲(郵箱投稿)
      文|鴨子

      擇秀木而山。風是滾落山坡的石頭
      飛鳥,是飛上山去的一抹天藍
      擇鏡片一樣的浮云,能倒映出
      如我般孤獨

      和如你般的湖水
      明鏡湖就在那兒,棲霞山的右腳下
      它有時大于一面鏡子,普照眾生相
      有時,又小于一把疲憊的骨扇

      元業讀詩:靈魂的棲息,要有正確的選擇。山河無限,只有個人真實的生命狀態能夠深刻體驗到美與依存,我們的生活才能夠得到認識和理解。


      丨清明
      廣東|郭奕標


      這一天滿山的野草
      都是故人的名字
      清香之下
      記憶仍在下沉
      云端之上
      一張張熟悉的臉龐
      在春雷的呼喊聲中
      時隱時現
      于更低處看來客
      石碑早已立成天梯

      顧念讀詩:本詩以上帝視角寫清明,跳出了個人的本我。寫情感寫的克制卻又熱烈,令人耳目一新。


      丨騎行(郵箱投稿)
      文丨江北老毛

      前后左右都是路
      都通往春天

      沒有方向
      蝴蝶一樣追著花香

      沒有目的
      種一塊白云在心底

      一聲鳥鳴,兩聲鳥鳴
      無數的鳥鳴

      甘蔗林無邊無際
      青春的風在流浪

      小雪人讀詩:騎行的情境呈現簡潔而不單薄,它虛實交織,從而讓實寫在虛境中有更多的意味。比如“甘蔗林”的實,在虛境中有內心情感的甜度意味。
      責任編輯: 西江月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中文字幕 有码 自拍 欧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