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sting id="8o3zp"></listing>

    <meter id="8o3zp"></meter>
    <meter id="8o3zp"><delect id="8o3zp"></delect></meter>

    <output id="8o3zp"><ruby id="8o3zp"></ruby></output>


      中國畫的寫象與寫意

      作者:賀文鍵 | 來源:中詩網 | 2021-01-18 16:44:27 | 閱讀:

        導讀:寫生,寫實,寫意——從此,世上又多了“寫象” 一詞。賀文鍵先生試圖論述清楚中國畫的寫象與寫意之間關系,我們且聽他說來。


      《狂想·荷之焰》之三 賀文鍵 四尺斗方 2018

       

        自古至今,有寫意一說,而無“寫象”一詞。

        什么是“寫象”?

        在當代,只要畫畫的,莫不熟悉“寫生”一詞。寫生是指直接以實物或風景為對象進行描繪的作畫方式,從大自然讀取景物諸種元素作畫。

        關于寫生,古代文獻記敘頗多。如宋代范鎮《紀事》卷四有說:“又有趙昌者, 漢州人,善畫花,每晨朝露下時,遶欄檻諦玩,手中調采色寫之,自號‘寫生趙昌 ’。” 又,蘇東坡詩《書鄢陵王主簿所畫折枝》之一云:“ 邊鸞雀寫生,趙昌花傳神。” 還有明朝《徐氏筆精》:“惟元倪瓚輩始喜寫生,脫畫家蹊徑。” 清代趙翼《本淳化帖》詩云:“譬如畫家寫生法,須見美人描翠娥。”

        室外寫生的素描也可在畫室里完成,不過寫生素描不同于靜物畫,在靜物畫里即使無活力的對象仍會顯現出它的自然狀態。寫生素描以及其他像人體寫生、臨摹古代作品等練習常常是藝術家重要練習手段。但是,它絕對不是寫象。因為,寫生與臨摹不需要太多的虛構與創造。寫生會盡量追述所見物貌的真實情況,才有意義。

        而寫象則不同。這是我體味多年,才找到的一個相對準確的詞匯,來概括國畫創作中的一個很為關鍵的步驟技巧。只有寫象,才可以與寫意相對應。而寫生,僅僅只是模擬與觀察的一個方法和途徑,缺乏觀含在其中。國畫創作更依賴臨時的意念,即意在先而象在后。光有寫生而無寫意,無法創造;光有寫意而無寫象,瞎子摸象,不知所云。可以說,靈感對于國畫來說,比之于西畫更為重要。所以,國畫很像詩歌創作,至少,在意念與“意象”之間應當如此。它們必須有一座簡便的橋梁相通。否則,不是好作品。

        國畫中由于繪畫材料的關系,出外寫生非常不方便。清代大滌子石濤雖有“搜盡奇峰打草稿”,但這里并不是全是指“寫生”,應該有寫象的成分在其中。

        寫生徹底引入中國畫,是自徐悲鴻和潘天壽開始的。當然,也不能說別的畫家就不寫生,只是他們推舉最力,功勞最大吧。當年徐悲鴻在北平藝專當校長時,就大力提倡寫生。1949年之后,潘天壽也致力于國畫模式改革,于是中國畫有了后來的“山水”“人物”“花鳥”三大類別的劃分。

        中國畫總體趨勢是追摹自然,并不一味崇古,寫生才在各類美術院校徹底流傳開來。其實,古人不是這樣畫畫的,盡管也會出去寫生,但主要還是在家臨摹為主。寫生在美術院校的中國畫中流行起來,其實是歷史的個案,盡管會有人不同意這樣說法,但這是事實。

        寫生只是一種不含觀念的摹擬,寫生之人也可以把眼前的景物畫得很簡略,很寫意,所以,很明顯寫生這個詞不能成為寫意的對應詞。寫象則是一個純觀念性的詞。比起西畫來,中國畫更重視冥想。冥想什么呢?是冥想所畫之山水人物,與真山真水真物真人的不同之處。

        只要想通這一點了,你的構思也好,主題也好,就一通百通了。其實,中國畫并不重體現,而重表現,它必須用意想、意念尤其是意象,直接呈現,所以“發現”才是中國畫最為關鍵的一個支點。

        在寫生一詞之外,尚有寫實一說。

        中國畫中極少使用此詞,此詞基本上用于西畫,寫實就是照物體的外部形態描摹下來,遵循具象細致的原則。現在有一種超寫實主義,比照相機還準確地還原物質的樣貌。湖北的冷軍,中央美院的靳尚誼,已過世的陳逸飛,湖南的旅美畫家李自健基本上是這一路,當然不盡相同。現實主義的極端,就是超寫實主義。然而,中國畫由于材料的關系,基本上做不到,盡管也有工筆畫,但并不能算入寫實主義。

        而寫意,在中國畫中一般用得較多,尤其是宋元之后,文人畫基本上都釆用這種便捷的方式。其實,自古以來,寫意本來是相對于工筆畫而言的,然而,工筆畫只是一個畫種,而寫意卻是繪畫方法的描述,所以根本不能成為一個相對照的詞匯。

        這么說吧,自從寫意這個詞發明以來,大家一直是懵里懵懂的,并不完全弄清楚寫意的真實含義。又由于因為沒有參照詞匯,一談起,只好說到明代徐渭的大寫意,清八大山人的花鳥,齊白石的畫蝦,徐悲鴻的畫馬,張大千的潑彩等等。而寫意之外,那種東西竟無法用一個詞說清白。

        白石老有一句名言: 畫在似與不似之間,太似為媚俗,不是為欺世。我理解這個似就是我們所說的“寫象”,不似才應該是指的寫意。只有當我們拿捏得好畫畫的分寸,把握好了尺度,一幅優秀的作品才會誕生。

        懂寫象的人(不僅僅是指這個詞),并不比懂得寫意的人多。歷史上能知道這個奧妙的,寥寥矣!畫到境界,由求似到不似,本來就很不容易了,然而由似而入不似,尤其不易。難在思慮的奧妙之間,分寸把握之下。

        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也!

        2018.7.2初稿 2020.6.14改

       

        賀文鍵,原名賀建春,另名牧鑫、雪禪子,湖南省常寧市人,上海戲劇學院畢業。湖南作家協會會員,湖南谷雨戲劇文學社社員,現為湖南省藝術研究院國家二級編劇,全國藝術類核心期刊《藝海》雜志社副編審。熱愛書畫創作。主要作品有作家出版社出版的戲劇《孔丘與陽貨》、詩集《溫柔的槍手》、小說散文集《單身漢的祙子》等五部。在《戲劇春秋》《藝海》《理論與創作》《中國青年報》《星星詩刊》《綠風》等發表100萬余字作品。其創作的電影《拯救愛情》《水》、電視劇連續劇《愛情跳棋》曾在央視八套及全國各地電視臺熱播;戲劇作品主要有話劇《國難:1898》《殺人草》、湘劇《譚嗣同》、音樂劇《假如今生再來》、歌劇《紅丘陵》等;電影曾獲大眾百花獎、上海國際電影節金爵獎等提名獲,戲劇曾獲全國田漢戲劇獎文學二等獎和論文一等獎,湖南省“五個一” 工程獎、湖南省優秀新目劇獎、湖南省首屆及第二屆田漢戲劇文學獎、湖南省創作劇目金獎和優秀編劇金獎。

      責任編輯: 西江月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中文字幕 有码 自拍 欧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