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sting id="8o3zp"></listing>

    <meter id="8o3zp"></meter>
    <meter id="8o3zp"><delect id="8o3zp"></delect></meter>

    <output id="8o3zp"><ruby id="8o3zp"></ruby></output>


      建筑書法,中華文明之所載

      ——《中國建筑書法》出版發行

      作者:王若姣 | 來源:中詩網 | 2021-03-08 | 閱讀:

        導讀:《中國建筑書法》不僅分別詮釋中國建筑與書法的發展進程,還將“建筑書法”并為一個概念去研究,其中的奧義和意趣,打開了中國藝術審美新的大門。

        2018 年 1 月,國學大師文懷沙為《中國建筑書法》一書作修改指導


        想要認知一種文明,我們常常去繁就簡地先抓住這種文明最顯著、最悠久的“文化符號”,由淺入深地推測這一文明的起源,演變,乃至精神力量。“文化符號”是一個民族在不斷的犧牲與抗爭中累積的生存經驗。它飽含著人們對安全與保障的向往,是心神歸一的“家”。它傳遞著愛與生命的延續,是血脈相承的“痕”。

        映照在中華文明中,建筑與書法分別代表了物質與精神的世界,是“家”,是“痕”,是尋蹤中華文明的最佳線索。《中國建筑書法》不僅分別詮釋中國建筑與書法的發展進程,還將“建筑書法”并為一個概念去研究,其中的奧義和意趣,打開了中國藝術審美新的大門。

        若問中國建筑與書法最顯著的關聯在何處,我們不妨回望歷史。中國最重要的建筑符號當屬長城。當你觀想它便會發現,它和漢字中最重要的美學符號“線條”不謀而合。它盤桓于山間,隨著山峰谷地的走勢高低起伏,不卑不亢地無限延伸。它沒有高大矚目的造型,僅以最普通的一段段城墻往復而砌,它沒有刻意標記偉大的歷史時刻,卻以蜿蜒不絕之力“纏”住了時間。中華文明的建筑,不執著片刻的光陰,不矯飾一時的成就,它將自己化為“時間”本身,遁形于天地之間,盡顯勇于順其自然的魅力與魄力。

        書法中最為重要的美學符號“線條”,也秉持著同樣的信仰。懸針垂露,奔雷墜石,鴻飛獸駭,鸞舞蛇驚,絕岸頹峰……每一次下筆,無論“變起伏于鋒迷杪”還是“殊衄挫于毫芒”,種種法度規范,無一不是在追求來自大自然的原始之美。漢字,是現存幾乎唯一的象形文字,它和拼音文字最本質的區別在于,拼音文字源于人以“說”為基礎輸出的信息,而象形文字源于人以“看”為基礎采納的自然。書法以線條為根本,將中華民族所認知的人與自然的關系,以及普通而堅韌,獨立而謙卑的處世之道無限延伸,亦與“時間”融為一體傳承至今。

        由此看來,建筑與書法之間濃烈而隱晦、游走于民族精神層面的“因果緣分”確實值得細細品味一番。《中國建筑書法》將中國建筑與書法融為一體,以全新的視角重新梳理歷史,從秦磚漢瓦到摩崖題壁,從墓志楹聯到匾額牌坊,以及園林、陶瓷等等領域,獨特視角下,抽象生澀的書法藝術與可居可游的古老建筑相生相應,非一般的審美趣味呼之欲出。

        比如,建筑與書法,物質與精神,在漢代經歷了一番精彩碰撞。隸書脫胎于篆,破圓為方,建立了延用至今的方型漢字。此時的中華文明走入了階段性的審美成熟期。漢字的“波磔”和建筑的“飛檐”同時孕育而生。漢字書寫為了克服竹簡木片纖維的阻礙,水平的線條有力地左右蕩開,仿佛擴展了無限的空間。房屋建筑為了克服當時的材料和技術的限制,出于“上反宇以蓋戴,激日景而納光”的目的,生出了“如鳥斯革,如翚斯飛”的絕美飛檐。看似迫不得已的選擇,卻走向了統一的審美情趣。這條在物質世界與精神世界里都被再三著重的“橫線”,事實上是在種種偏離中努力維持的“平衡”,昭示著中華民族“萬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的淳樸追求。

        《中國建筑書法》引導我們把建筑與書法合而為一地看待,這是一個從傳統中來的課題,也是一個值得玩味的有趣課題。

        佛講《涅槃經》,群石皆點頭。頑石會不會點頭,我們不予爭辯。但經過大匠之手,年代磋磨,天然的材料確實會蘊含生機。無論是巍峨的城樓,還是傾頹的殿基都有不滅的文化之魂。《中國建筑書法》點明了“存建筑之處,必有書法相伴”,結合書法的誠懇訴說,建筑的處世之姿,我們便可跟隨書中引導,嘗試著一一解讀不同時期、不同地域環境下鮮活靈動的中華文化。

      (中國書畫報記者 王若姣)


      建筑書法之開篇

      王大恒(中國建筑文化藝術協會建會主席)
       

        《中國建筑書法》的出版,可嘉,可賀,可贊。它命名了“中國建筑書法”,明確了建筑書法的概念。本書系統總結了建筑書法的發展,梳理了它的分類,確立了其地位和作用,并指出了研究建筑書法的意義。這是系統論述中國建筑書法的名著,是對建筑書法的突破性研究,也是對中國書法藝術研究的一大貢獻。

        建筑是凝固的音樂,建筑是石頭的史詩。中國建筑是中國文化的標志和象征。中國建筑是幾千年來中華民族的智慧結晶,它以獨立的建筑文化和藝術風格,在世界建筑史上形成了別具一格的建筑體系。中國建筑根據功能不停,大體可分為:宮殿、壇廟、園林、民居、陵墓、寺廟、道觀、塔、牌坊、橋梁等幾大類型。但是這些建筑在不同的歷史時期,隨著建筑材料和建筑技術改進,產生著不同的變化,而這些變化與各個時期的意識形態密切相關,從而形成各具特色的建筑文化。

        中國書法不僅是一種傳情達意的變現形式,同時還是一種富于美感的空間藝術的表達,書法作品的字與字之間構成的空間關系正是書法藝術精髓的展現,書法是將文字的意義和文章的意義通過書法作品的形式展現給讀者,具體說,書法是借助文字所劃分出來的空間關系來表達和傳播出書法家的思想。而建筑是以使用功能為目的使用墻體等分割空間的要素,通過對具體空間的劃分,把功能的內涵傳遞出來,同樣也是功能與形式之間的關系表達。

        隨著社會的發展和人類的進步,書法和建筑保持著高度一致的發展,并逐漸深度融合,建筑成了書法的重要載體。從中國書法史的發展來看,早期的書法以書寫材料進行分類和命名。如陶書、甲骨文、金文、石鼓文、簡書、帛書等等。那么為了使書法的分類和命名得以延續和完善,提出“中國建筑書法”的概念,很有必要。因此,王根發先生編著的《中國建筑書法》一書,既有歷史意義,又有現實意義。既是對中國建筑文化的總結,又是對中國書法研究的延伸。為此,愿《中國建筑書法》的出版,助推中國建筑書法不斷得以完善和發展。


      《中國建筑書法》

      王根發


        中國書法是中國文化的主要組成部分,中國建筑是以石木為砌體的歷史真跡。書法之與建筑,看似風馬牛不相及,實則血脈相成,它們皆以“形”“象”“境”為創作之本,皆為中華精神文明之所載。

        于書法而言,“形”為基礎,筆墨結體之表現。“象”為神采,審美意趣之偏好;“境”為精神,品格修養之融貫。于建筑而言,“形”為根基,功能布局之構架;“象”為理念,時間空間之會意。“境”為意境,時代精神之薈萃。“天人合一”之思想精華,在書法、建筑中皆有體現。

        將書法與建筑具象融合,亦為我國官方、民間之久遠習俗。石刻題壁、楹聯匾額、牌坊園林,有建筑之處必有漢字為伴。所以,在進行傳統書法、建筑創作時,均有聯合研究之意義。

      一、中國書法文化

        中華文化源遠流長,而漢字,距今已有五千多年歷史。中國大汶口文化出土的一件黑陶尊,器表上用硬物刻著一個符號,上端一個圓,下端一片曲線,最下方是一座有五個峰尖的山,是目前發現的最早的漢字,比甲骨文還要早。漢字造字法中,本來就有“會意”一項,黑白兩色間,那些靜定的“點”,律動的“線”,包容的“面”,都足以調動藝術家周身的筆墨才情,不斷逐高、逐深。書法將中華民族的智慧和創造精神化為思想的具體物化形態,所以,有人定論:不懂中國書法就不理解中華民族的民族性。

      1.實用性和藝術性的認知

        漢字、書法創造之初,有其不可替代的實用性,那就是傳情達意。古時,書信交流、文化教育、政治科舉樣樣離不開書法。古代文人學士,因交流、做學問的“剛性需求,無不精通書法。隨著歷史推演,書法早早沖破局限,成為中華藝術之精粹。魏晉時期,書法生成自覺審美,磨礪出筆墨之“時代英雄”王羲之;唐宋以后,“歐、顏、柳、趙”“蘇、黃、米、蔡”,更是才人輩出。由此,書法的“引申義”藝術性逐漸成為探索研究之重。

        歷代文人家在實踐中提出了“書法即人”的理念。清代書法理論家劉熙載在他的著作《藝概·書概》里說:“書者,如也;如其學,如其才,如其志,總之曰如其人而已。”中國人對書法的尊重由此可見一斑。書品即人品,且書且慎重。

      2.審美的發展

        中國人最早的審美觀念亦來自書法。唐張彥遠《歷代名畫記》認為,書法與繪畫在倉頡時代同出一源,同體而未分。“無以見其形,故有畫”;“無以傳其意故有書”。漢字是傳承最久遠的、現存極少數還在使用的象形文字。“象形”乃訴諸于筆端的視覺傳達。

        后蒙恬造筆,漢字字形逐漸抽象,書法成了訓練抽象氣韻輪廓的基本藝術。漢字從最初“子子孫孫,萬年永保”的紀事載史、傳之久遠的功用,逐漸提煉出高價值的藝術性,且愈發深奧、多樣。文人之審美意識、人生觀念皆由筆墨而出。

        唐代書法家張旭、懷素和孫過庭,是三位有清晰自覺意識的書法家。

        張旭的傳統書法功底很厚,他把書法的寓意性、暗示性、抒情性發展到了一個新的高峰。他能從“令人意悅欲書,乃偶以利劍畫而書之”,悟“錐畫沙”之妙,其間又見公孫大娘舞劍之低昂回翔之筆勢。

        懷素是古代書法家中最早有自我宣傳意識的書法家之一。他的草書代表作品《自敘帖》詳細記載了當時著名的詩人對他書法的評價,字里行間可以看出懷素的良苦用心。

        孫過庭則用草書將自己關于書法的理論書寫得淋漓盡致,他認真探討了楷書和草書的發展歷史和創作規律,使自己的理論和實踐相輝映,從而傳之久遠。由此我們不難得出:中國書法的藝術品格,除書寫的文字內容之外,書寫的線條本身就是有意蘊的、抒情的。書法遠遠超出了實用性而進入了純粹的獨立的欣賞藝術的范疇,曲折地反映著人性,折射出人生。

      3.書法與文化修養

        在書法不斷發展演變的過程中,始終伴隨著中國社會形態、政治結構、文化厚度的不斷變化。因此書法不僅是文人墨客的表達工具,更是對書者觀世心智的一大考驗。

        書法,其內容形質并存,便可集中地將中華民族源遠流長的文學內容、哲學思想、美學意蘊、情感世界表達盡致。書寫者的“書外之功”極其重要,只有擁有足夠的生活閱歷、知識積累,寬闊的眼界和胸懷,才能使自己的書藝作品傳達出高品格的美感。

        古人講“藏書以教子”,求以境樹人,今人亦同。現代家庭新的審美標準,早已脫離彩電、冰箱、音響等單純的物質追求,而是百冊藏書、兩三盆花、四五幅名人書畫。這并非附庸風雅,而是一種精神文化追求。富有哲理和情趣的書畫作品,能婉轉體現主人的精神與追求。

      二、中國建筑文化

        建筑史學家梁思成先生在《中國建筑藝術》中提到:“建筑是人類一切造型創造中最龐大、最復雜,也最耐久的一類,所以它所代表的民族思想和藝術更顯著、更多面,也更重要。”時光荏苒,許多“文化證據”隨著社會的演變發展而消失了蹤跡,留下了諸多“疑問”和“懸案”,而經得住歷史風霜的建筑恰是能讓我們認識千百年前傳統文化生活的突破口。

        各個時代生產力和生產關系不斷變化,政治經濟持續發展,建筑也隨著產生了不同的特點。社會生產力直接影響建筑的工程技術,社會意識則直接影響建筑的藝術形態。不同時期的建筑特點,強能有力地表達出當時的社會動向乃至這一時期占有統治地位的世界觀。當我們將建筑歷史有序地分出階段來,研究它們的特征時,便可發現其中的奧妙與規律。

        關于遠古社會建筑的實物資料方面,周口店的北京人遺址提供了最早的建筑形態資料。它能直接反映出上古時期華北平原上的人們用“穴居”的方式來解決居住問題,而這一居住方式幾乎貫穿了整個漫長的原始社會。

        穴居是利用天然石灰巖洞穴或者人工挖掘窖穴進行居住,人工洞穴大多呈上小下達的“袋型穴”。而在我國華北平原的黃河流域,由于深厚黃土層天然的“直立性”優勢,還能看到一些水平掘進土壁的洞穴。隨著人類營建經驗的積累和技術的進步,穴居逐漸轉變為半穴居。古代文獻中曾有關于堯帝房子的記錄:“堂高三尺,茅茨土階。”可見在穴居向半穴居發展的過程中,這些茅茨和高出地面的臺階已經釋放出了階級社會即將開始的訊號。目前考古發現的仰韶文化遺址、

        大汶口文化遺址和龍山文化遺址,都可以清晰地反映出原始社會穴居發展演變的過程。

        與穴居同時存在的一種居住形式是巢居。巢居就是在樹上用樹枝和雜草搭建棚架而方便人類居住的場所,因其形狀類似鳥巢所以被稱為“巢居”。我國南方地區氣候潮濕,草木茂盛,在樹上搭建房屋既可以防潮又可以防止野獸的侵襲。由巢居遺址我們可抽絲剝繭地梳理出當時南方地區孕育形成的能與黃河流域仰韶文化媲美的河姆渡文化的整個體系。

        到了奴隸社會與封建社會隨著生產力水平的不斷提高,中國古典建筑的形式變得日益豐富起來。根據用途的不同,可以將貼近文化藝術的古典建筑分為六大類——宮殿建筑、陵墓建筑、宗教建筑、壇廟建筑、園林建筑、民居建筑。

      ①宮殿建筑

        宮殿建筑是中國古典建筑中規模最大、藝術價值最高的建筑。秦漢以后,宮殿專指皇帝的。宮殿建筑除了滿足使用要求之外,還要有突出帝王至高無上的地位和神圣不可侵犯的權威的功能。宮殿以下,按級別分層還有如衙門、府邸、民居等建筑,它們同宮殿一樣兼具使用功能和地位表達的功能。如今我們回頭研究這些建筑時,它們的價值不僅僅體現在繁簡大小方面,更體現在年代、材料和建筑方法方方面面。

      ②陵墓建筑

        陵墓建筑同民居建筑一樣,有鮮明的地位等級之分。其中君王、貴族的陵墓大多規模宏大,其中有講究的建造工程和豐富的藝術裝飾。一些重要的歷史文物、藝術雕刻都因為制作精致且放在位置隱蔽的陵墓里而得以完好地保存。

        我國歷史上有文字可考的陵墓建筑可以追溯到秦代。秦代的開國皇帝秦始皇從即秦王位前247年后就開始修建自己的陵墓,這個浩大的工程歷時 39 年才得以竣工。唐代是中國陵墓建筑史上的一個高潮時期,唐代帝王選擇氣勢宏偉的山脈作為陵墓的主體,以神道貫穿全局的軸線布局,開創了中國古代依山為陵的先河。明清皇陵則是選擇群山環繞的封閉環境作為陵區,將各帝王陵寢協調地布局在一起,形成了群組布局的典型代表。

      ③宗教建筑

        東漢時期,佛教由印度傳入中國,魏晉南北朝時期形成了佛教發展的第一個高峰期,隋唐時期都有“舍宅為寺”的風氣。而當佛教徹底融入了本土文化逐漸走向成熟之時,佛教寺院的內部部署、體型都有了明顯的變化,寺廟、佛塔、石窟等佛教建筑被大肆興建,樣式逐漸豐富起來。

        除了佛教,我國本土的道教也占據不小比例,道教供奉神像和進行宗教活動的場所通常稱為宮、 觀。道教建筑主要是廟宇建筑組群。此外,伊斯蘭教的清真寺和基督教的禮拜堂等都有共同的典型特征和個別變化,它們在建筑藝術上的成就和永久保存下來的時代烙印、文化痕跡都極具研究價值。

      ④壇廟建筑

        中國的傳統信仰中,除了信仰宗教,還有信仰天地自然、祖上先輩的傳統。壇廟建筑則屬于為信仰祖先而形成的建筑種類,是一種祭祀性建筑。它是遵從“禮”的要求而產生的建筑類型壇廟建筑。

        進入農耕社會以來,對風調雨順、五谷豐登的渴求導致了人們對自然的崇拜, 于是天、地、日、月都成為了祭祀的對象。如今我們看到的留存已久的天壇、地壇、日壇、月壇、文廟、武廟等壇廟建筑,都充分體現了中華民族文化的特點。

      ⑤園林建筑

        園林建筑是精神屬性更為突出的建筑形式,其中山水布局怡情養性,是勞動人民所創造的輝煌建筑藝術。中國古代園林建筑包括歷代帝王修建的皇家園林和個人按照地形地貌特征私人出資修建的私家園林。皇家園林規模宏大、氣勢磅礴,而私家園林注重的是設計精巧。著名的皇家園林有和北京的頤和園和承德的避暑山莊;私家園林以長江以南的蘇州、無錫、杭州各地為主,上海的豫園和揚州的個園也別具特色。這些建筑藝術杰作都有無與倫比的歷史和藝術價值。

      三、中國建筑書法

      1.中國建筑書法的概念

        《淮南子·本經訓》中這樣形容倉頡造字:“倉頡作書,天雨粟,鬼夜哭。” 傳達出了漢字剛剛萌芽時期天地震動、悲喜交集的洪荒混沌之魄力。這標志著人類由結繩記事等記事形式增進而開始懂得學習書寫、記錄,是創世之舉。進入封建社會后,漢字多有立碑記功之效,追求“永恒”與“不朽”。直至春秋時期,帛的種類和、用途廣泛起來,成為達官貴族書寫的材料,漢字的字形字體、書寫材料具有了明顯的階級象征性。

        而建筑,最初始創于人類在生產生活時克服自然的斗爭中。建筑的形成,標志著人類開始掌握自然規律、發展自然科學。在修建建筑的過程中,人類開始熟識各種建筑材料的性能,對力學有了愈發成熟的體會。進入封建社會后,隨著社會的發展,建筑從材料和形態、規模上逐漸顯示出明顯的階級等級分化特征。

        在社會生產力不斷增強、生產關系不斷變化的推動下,建筑與書法保持著高度一致的發展步伐并逐漸深度融合,終于,建筑成為了書法重要的載體和傳播途徑。回顧我國書法史,早期的書法多依書寫材料進行分類、命名。如:陶書是早期陶器上刻畫的文字;甲骨文是安陽殷墟的龜甲獸骨文字;金文是殷、周時期澆鑄在青銅器上的文字;石鼓文是秦刻石文字;簡書是寫在竹片或木片上的文字;帛書指書寫在絲織物上的文字等等。

        而以建筑為傳播途徑的書法作品我們可以看到如磚瓦書法、石刻書法、墓志書法、楹聯書法、摩崖書法、題壁書法、匾額書法、陶瓷書法、牌坊書法、園林書法等等。因此,我們可以得出建筑書法的概念:以建筑為載體的書法作品稱為建筑書法。

        對建筑進行深入研究,旨在使書法藝術不斷地促進中國建筑文化的發展并造福人類。

      2.書法與建筑的關系

      ①書法與建筑互為影響

        鐘繇說:“筆跡者,界也。”這便是對書法的空間性闡述。書法的空間由兩部分組成,結體和章法。結體指每一個漢字的空間構成,點線的不同組合形成不同的獨立字形。章法則是整篇書法作品的空間構成,字與字、行與行之間的位置關系、距離間隔甚至題款位置都可以作為書法作品的空間構成。不同的結體、章法會給人不同的審美感受。

        而關于建筑的空間性闡述,老子曾說:“鑿戶牖以為室,當其無,有室之用。”建筑中“無”的部分,才是我們真正有用的部分,這便是建筑的空間構成。建筑空間的形成亦需要借助“界”的劃分,如墻體、頂面、地面等,通過不同的組合形成特色各異的空間,不同的體積、形狀、色彩、光線等會給人不同的空間感知。

        雖然,書法與建筑是兩種不同的藝術形態,但在構成要素上有很多共通之處。比如,建筑師在進行建筑設計時,用線來分隔空間、勾畫草圖。書法家在進行書法創作時所運用的基本形式語言線條亦是在一筆一畫地分割著空間。從這一層面觀察,書法家與建筑師都是在完全空白、嶄新的空間上謀篇布局,創作過程上就有極強的相通之處。

        二者之間略有不同之處在于,書法中強調“線質”,即通過用筆用墨的變化表現不同形態的線條。比如剛柔、倉潤、枯潤之間的對比與搭配,以此來建立書法作品或安靜、或激烈、或愉悅、或蕭瑟的審美情趣,這需要書法家擁有嫻熟的筆墨功力和高水準的文學、人格修養。而建筑中則

        多強調建筑、裝飾的材質。通過不同的材質比如軟硬、粗細、厚薄等材質,表現空間或質樸、或華麗、或古典、或時尚的審美氛圍。這需要建筑師擁有扎實的建筑理論、豐沛的創造靈感和寬廣的設計眼界。

        書法與建筑最終都可歸結為功能與形式的關系。書法借助筆畫所劃分出的空間關系形成文字,以此來表達并傳遞內容和情感。建筑則借助建筑材料所劃分出的空間關系形成區域,以此來制造并提供功能性和舒適度。如此看來,兩者之間具有直接的可對比性和互通性。

      ②建筑是書法的重要載體和傳播途徑

        自古以來,諸多書法遺跡都是借助建筑這一載體留存下來并得以傳播的。文字即符號,其實用意義就是傳遞內容和信息,人們通過解讀這些符號來知曉、體會某件事或某種情感。而事實上,在漫長的讀取內容的歷史里,文字的功能早已超越了認讀功能,更具備了形態審美上的傳情達意的功能。所謂“疏可走馬,密不容針”,即為通過章法之間的疏密關系進行一種神態情緒的表達,具備了豐富的精神內涵。這也可以解釋,為何不懂漢語的外國人也可以同樣很喜歡中國書法。

        而建筑亦然,在滿足基本功能性的同時,它根植于人類社會千百年,也需要具備一定的藝術性,承載精神層面的寓意。在有限的空間里劃分、裝飾可以體現一部分價值取向,比如中國傳統的“入戶屏風”即為典型的東方建筑文化。但在建筑不可及的精神文化表達方面,就極需書法漢字的畫龍點睛。漢字能更直觀地表達建筑功能、屬性甚至其主人的身份地位、審美愛好等信息。

      四、建筑書法的分類

      1.磚瓦書法

        磚和瓦是重要的建筑材料,它們的出現標志著中國古代建筑的巨大進步。磚瓦屬于建筑陶器,中國陶器的燒制和使用是從商代開始的。陶器出現后,磚瓦很快就被發明出來并且得到了廣泛的使用。

        ①磚書法

        磚書法分為銘文方磚書法和銘文條磚書法。

        銘文方磚書法:自秦代和西漢時期已經出現,西安秦磚漢瓦博物館館藏漢代精品銘文方磚一百余枚,其中的代表作品包括出土于山西省洪洞縣的漢四字、十二字和十六字銘文磚。此類磚目前出土數量較多,版別也各不相同,博物館展示的這三種銘文磚就有二十余種不同版別。

        銘文條磚書法:自西漢時期以后,條形磚是銘文磚的主要表現形式。模印磚的書法表現形式是先書寫再做模子,做出的模子須是反書壓印出來才是正文。在這個過程中偶爾會出現一些疏漏,因此銘文磚的文字就出現了正書、反書、正反書結合的不同情況。

        ②瓦當書法

        郭豫斌主編《鑒寶入門》記載:“自隋唐以后,文字瓦當在建筑裝飾中極為罕見,基本絕跡。”宋朝的樓閣建筑裝飾瓦當轉為磚雕、石鏤、琉璃瓦,沖淡了瓦當在此領域中的地位。元朝的瓦當則繼承了漢代匈奴族的技藝,在瓦當中采用云龍紋,配以家禽、獸紋等圖案,文字瓦當也沿襲漢代“單于和親”的瓦當模式,漢字為小篆,兼用蒙古文。其文字結構嚴謹,字體變化多端,用筆奔放不羈,筆意直追秦漢瓦當。

        瓦當是建筑文化的組成部分,并非傳播書法的主要載體,但是,恰恰是這種建筑中的書法元素,更能激發出中國人對書法內蘊的多元的精神依戀情緒。書法對中國文化的滲透一直呈現出全方位的狀態,它在象形學、禮儀學、風水學等意義上達成一種高度的融合之態和相互兼容的妥協態勢。而書法載體和建筑文化的結合,再現了書法作為中國基本文化元素的頑強的生命力。

      2.石刻書法

        碑刻書法其原始的用意還在實用,但在客觀上出現了書寫的藝術化現象。碑刻大體可分為功德碑、廟碑、墓碑、紀念碑、記事碑、詩碑六種。這些碑刻都和書法關系密切。碑刻一直具有傳統意義上的樹碑立傳的價值,為文化慣性所限定,碑刻活動在現代社會中仍然存在。但是,由于社會和文化形態的轉換,現代碑刻已經很少具有強烈的政治功能和非凡的藝術創造價值了。同時,現代碑刻僅僅是一種古典化的文化符號在當下語境中的慣性延續而已,其文化的價值正面臨著現代化的嚴峻考驗。

      3.題壁書法

        題于壁上的詩作被后人稱為題壁詩。題壁詩是中國古代詩歌中的特殊形態,始于漢魏時期,至南北朝時漸多,至唐代而蔚成大觀。

        題壁書以其具有強烈的表演性、動態感和足以體現書寫者全方位情感立場的特征,贏得了古代士人和當代書家以及熱心于書法的文藝家們的青睞,其奇特的書寫方式、詭幻的文化意蘊,極易激發起大眾對神秘世界的想象力。同時,題壁書法還為行為藝術、視覺藝術以及自然藝術的互滲構筑了一種極為暢達的渠道。

      4.摩崖書法

        題壁的另一主要載體是與山體相連的天然的巖石。書法家把一種直接書寫鐫刻在山崖石壁之上的字跡稱作摩崖石刻,摩崖石刻與自然相通,不時地散發出古奧、神秘以及自然教化的氣息,文人學士時常將其描述為一種神奇的存在物。

        漢碑中的《石門頌》以及魏碑中鄭道昭在云峰山的題詩、題名皆為較為典型的摩崖。《宣和書譜·正書一》記載:“遂良喜作正書,其摩崖碑在西洛龍門。”可見,摩崖石刻的文化獨特性體現在文字與天然山體相連的層面,亦可作為建筑方法的一個方面。

      5.墓志書法

        墓志源于中國的喪葬習俗,是一種喪葬行為宗教化的產物,同時也是以漢族為主體的中國人的祖先崇拜觀念的實物性留存。墓志起自秦漢時期,下及近代,具有存在長、跨越朝代多、地域分布廣、藏品數量多等諸多特點。墓志書法依托于墓志銘,其書體囊括真、行、草、隸、篆諸體。歷朝歷代的墓志書法風格與中國漢字書法的整體流變風尚基本保持一致。墓志書法者多為佚名人士,而其中不乏技藝精良者,其所書墓志也堪稱書藝的精品。

      6.匾額書法

        匾額是古建筑的重要組成部分,相當于古建筑的眼睛。作為匾額中最重要的門類之一的商匾在宋朝時期已經被非常廣泛地使用。

        李明仲《營造法式》對匾額的制作方法有較為詳細的說明:“造殿堂閣門亭等牌(扁)之制,長二尺到八尺,其牌道(牌上橫出者)、牌帶(牌兩旁下垂者)、牌舌(牌面下兩帶之間橫施者)……牌面每長一足,則廣八寸,其下又如一分。”匾額之所以能在宋代得到飛速發展,不僅得益于宋時文化藝術的高度發達,更得益于其經濟的繁榮昌盛。

      7.楹聯書法

        楹聯源自于我國古代民間的桃符。清《燕京時歲記》有載:“春聯者,即桃符也。”據史料記載,桃符在春秋以前的周代就已經有了相當成熟的內涵與較完備的意義,一般左書“神荼”,右書“郁壘”,在形式上像一副短聯。

        桃符向楹聯演變的關鍵是文字的出現。在文字出現后,桃符自身所象征的意義便有了更大的延伸,不再只是用來驅鬼辟邪,也可以表達人們各式各樣的愿望和情緒,因而其社會功能和文化功能都得到了拓展。自此,桃符向楹聯的轉變才可以說是走上了軌道。

      8.牌坊書法

        牌坊又叫牌樓,漢族特色建筑文化之一,是封建社會為表彰功勛、科第、德政以及忠孝節義所立的建筑物。也有一些宮觀寺廟以牌坊作為山門的,還有的是用來標明地名的。大部分牌坊是用于宣揚封建禮教、標榜功德的。也有些牌坊也是祠堂的附屬建筑物,昭示家族先人的高尚美德和豐功偉績,兼有祭祖的功能。

      9.陶瓷書法

        以書法裝飾陶瓷可謂藝源遠長。戰國時期,社會進入了一個新的發展時期,原始瓷器的生產都有很大發展,制陶業的私營作坊大量涌現,有的標出作坊地址,有的標出官府手工業的標記,有的標出作坊業主的姓名標記,有的作坊為買主定制寫款,有的作坊為貴族豪門定制歌功頌德的殉葬品。諸如此類,不一而足,此種陶瓷與書法相結合的藝術形式一直延續至今。

      10.園林書法

        書法既是園林景觀的有機組成部分,又是園林風景中的獨特景觀。將書法藝術融入到園林景觀的造園之中,是我國古典園林景觀藝術的一大特點,也是當今園林景觀營造的重要方向。具體體現在景觀各處,亭、臺、樓、閣、堂、館、齋、榭、柱、廊、軒,甚或假山石,無不有之。亭閣之中,墻垣之隙,都有書法創作的獨特空間。

        古人對園林景觀和書法藝術的結合不僅重視,而且在這方面也創造出了相當完美的結合形式。其應用形式主要有景點題名、楹聯、書條石、摩崖石刻、法帖、建筑室內懸掛書法作品等。

      五、研究中國建筑書法的意義

        “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中要求,文藝要深深融入人民生活,人類生活的一切方面,都可以在文藝作品中找到啟迪。一部優秀的文藝作品,就是民族文化創造智慧的結晶,也是民族文化創造能力的原本,有能力表現一個民族現實活動的精神世界,有能力呈現一個民族在自己的時代所能達到的最高想象力,在表現形式上凝練了民族審美心理和藝術氣質中的創造性因子,反映了一個時代思想發展的水平,美學精神的變革,藝術語言的演進,題材手法的創新。在表現內容上,濃縮著民族的歷史社會認知和精神想象力的最新成果。在深層內涵上,體現著民族精神感悟、價值追求的不斷超越。因此,我們要認真,研究、創作建筑書法藝術精品,使之與中國建筑文化相融合,以優秀的作品融入人民生活,豐富人民的精神糧食。

        為此,作為建筑家和一位書法工作者:應該深入研究中國建筑書法形成系統的規定的中國建筑書法的理論體系,以指導中國建筑書法的創作,讓更多的優秀建筑書法作品涌現;培養和造就大批優秀的中國建筑書法家和工作者以形成合力,為繁榮建筑書法創作多做貢獻;讓中國建筑書法創作與中國新農村建設和城市建設緊密聯系起來,發揮建筑書法的藝術感染力和影響力,促進我國建筑文化的創新和提升,讓新農村建設有事實的文化內涵,讓人民群眾能體悟到建筑書法的文化內涵和精神力量,為實現中國人民美麗家園夢貢獻力量。

      作者簡介:

        王根發,男,漢族,生于1962年,河南禹州人。別署崇善軒。北京師范大學書法碩士,進修于北師大啟功書院書法高研班。高級職稱,經濟師。系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中國建設書法家協會副主席,中國水泥企業文化研究會副秘書長,中國詩歌學會會員,陳氏太極拳協會理事,陶瓷藝術大師,《書畫天地》雜志社社長,朱士行文化研究院院長。2002年,獲得中國文學藝術基金會“中流砥柱”大型報告文學征文活動優秀主人公金杯獎。2003年被中國文學藝術基金會授予“中國時代百佳新聞人物”榮譽稱號。出版發行、發表書刊及論文有《王根發書法》《書畫天地》《中國鈞瓷文化》《鈞瓷典》《中醫藥典》《啟功與鈞瓷》《行書之祖劉德升》《書寫于石頭上的中華印跡》等。

      責任編輯: 西江月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中文字幕 有码 自拍 欧美